郑水泉:大城市治理的数字化转型是“数字中国”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资本

金洋 6 2020-06-24

  

  2020年6月21日,由中国人民大学资本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以下简称“首创研究所”),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共同主办的第六届资本治理论坛“超大城市治理” 学院和智能社会治理研究中心“数字化转型”在网上直播中成功举行。该论坛通过新浪,凤凰城,中国等主流网站现场直播。com,百度,新京报,搜狐,中国。com等,以及将近1。300万人现场观看了论坛。

  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副书记郑水泉教授致辞,中国人民大学党委组织部常务副主任张斌教授,党委书记,学院院长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孙白英教授,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李文钊,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复旦大学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来自上海交通大学,浙江大学的17位专家学者中山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发表了演讲,着重讨论了大城市治理,数字政府,城市大脑,网络管理,互联网+互联网+等主题的数字化转型的方向和道路,悖论和趋势。 随着政府服务,智慧城市,智慧监管以及政府与公民之间的互动,将剖析大城市治理数字化转型的内部逻辑。

  中国人民大学第一学院副院长,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李文钊教授主持开幕式,欢迎专家学者和媒体朋友的到来,并介绍了来宾。李教授指出了论坛的初衷。 人类社会正在或即将进入新的“数字社会”时代。 讨论该主题可以提高公司,政府,社会,学者和其他人对数字化转型的关注。转型促进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为此,我们邀请公共管理领域的高层学者发表意见,促进交流,形成共识。

  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副书记郑水泉教授致开幕词。 首先,他热烈欢迎客人和朋友参加第六届首都治理论坛,并介绍了第一家医院的发展概况,重要影响和丰硕成果。他强调,在一百年来未曾发生的艾滋病流行中,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正在经历着重大的治理考验。他指出,这次在线学术会议是流行病预防和控制正常化背景下学术界的一项新尝试。 大城市治理的数字化转型的主题是合理的。

  郑水泉副书记就大城市治理的数字化转型提出了五点看法:第一,大城市治理的数字化转型是数字中国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 其次,大城市治理数字化转型的关键是全面治理和数字化整合。 第三,大城市治理数字化转型的重点是促进城市公共服务水平的提高和公共问题的解决。 第四,大城市治理数字化转型的目标是改善人们的生活。 第五,大城市的治理中国的数字化转型为理论和学科的发展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最后,他说,如何通过治理变革来应对人类社会的数字化转型挑战,是学者们需要思考和回应的时代问题。他鼓励专家和学者对思想和概念进行深入的讨论,并借助理论创新和学术创新的勇气,提出了新的治理理论,它将引领数字时代的变革。

  中国人民大学党委组织部常务副主任,信息资源管理学院党委书记,院长张斌教授作了精彩演讲,题为“管理政府信息资源,促进信息技术现代化”。 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张斌教授指出,当前的政府信息资源管理系统存在顶层设计不完善,政府信息资源缺乏有效协调的管理和控制,标准规范体系不完善,数据质量有待提高,不足等问题。 保安系统。针对这一问题,张斌教授提出了管理政府信息资源的方法和策略。 他从管理政府信息资源的目标和原则出发,建议建立一种信息资源管理概念,以服务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设计和阐明档案管理的主体; 完善法律法规标准体系; 明确存档范围,制定和实施政府信息资源长期保存策略,建立相应的评估体系。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原督察兼研究员,国务院参事处金融研究中心研究员魏建宁教授以“中国经济社会”的名义讨论了数字经济转型的理论问题。 “数字转换中要考虑的几个理论问题”。关于经济的数字化转型:是回归计划经济还是深化市场经济?计划经济与经济计划不同。 我们必须对计划经济的弊端有深刻的了解。 我们不能回到计划经济的旧路。 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深化改革开放。关于社会数字化转型:它趋向于统一还是多样化?魏建宁教授指出,社会的数字化转型应该实现从统一的社会到多元的社会的转变,从单一的思维到多维的交集,从机械的统一到有机的统一。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孙百英教授在论坛上说:“电网管理能否提高城市基层治理的弹性?“”关于这个话题的精彩演讲。基于多年来在基层治理方面的研究经验,孙教授提出了我们需要在当前数字时代的背景下讨论的问题:经过16年的实践,网格管理是否适合大型城市的管理?它的未来前景如何?

  接下来,她指出网格管理由于其编码信息和信息库的基本特征,组织结构和统一命令,精细的分类和操作过程,组形式和链接处置的四个特征而被广泛认可和推广,并且强调网格管理仍然具有 一些问题和批评,并分析引起争议的要点。

  最后,孙教授指出,孙教授指出,数字时代的基层治理绩效的韧性应集中在以人为本,国家与社会之间关系的可持续性,资源整合以及 可调试性和弹性。通过对策提出了如何提高基层治理能力的弹性。

  

  哈尔滨工业大学公共管理系主任,《公共行政杂志》主编米卡宁教授作了题为《深圳市智慧治理的思考》的精彩演讲。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他首先提出了当前深圳智慧治理的六个问题:第一,智慧城市建设的顶层设计尚未完成。 其次,智慧城市建设的体系和机制还不够完善。 第三,数据资源的互联互通和共享需要进一步加强。 第四,智慧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分散化严重。 第五,智慧城市建设的软实力有待提高。 第六,智慧城市建设的多元化参与不足。

  然后,米教授提出了一种政府形式转换的模型,并认为我国的政府形式正在从过去的物理空间政府转变为未来的数字空间政府,而当前的问题实际上是过渡时期的问题。从政府提供公共物品的普遍性和政府存在的分散性这两个趋势来看,米教授分析了政府在数字空间中从批准到监督的过渡。最后,米教授整理了人类四次工业革命的历史。 他指出,第四次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革命的试验场在中国,并对它的发展持积极态度。

  中国人民大学资本发展与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公共管理学院李文钊教授作了题为“双层嵌套接口的构建:特大城市治理数字化转型的方向和路径”的精彩演讲。“李教授进入了讨论特大城市数字化治理的前提,并认为技术变革和技术变革引起的社会变革将对政府治理产生影响。

  该技术与政府治理之间的相互作用是双重的,即治理技术和技术治理。考虑到该国特大城市数字化转型的丰富实践,李教授提出了两层嵌套接口理论,以通过技术,治理和数据的逻辑理解特大城市的数字化转型。 核心是与政府和公众打交道。通过构建和嵌套面向公民和面向决策者的界面来建立关系,以整合不同的部门和需求,将研究重点放在公民和决策者上,并将问题意识转变为城市的公共服务和公共物品供应。

  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副院长,国际应急管理研究所执行院长范博教授就“大数据在应急管理研究中的应用”作了精彩的演讲。“范From教授从最近引入的应急管理二级学科计划的介绍中首先回顾了中国目前应急管理系统和机制的纵向和横向整合,并认为大数据在整合过程中起着关键作用。 建立“互联网+应急预案”城市应急体制机制。

  接下来,范教授介绍了特大城市风险评估和治理系统的建设。 重点领域的综合研究和城市安全监管的有效性是当务之急。最后,范教授认为,应急决策通常面临严峻的决策环境,例如决策信息的局限性,决策环境的可变性,决策程序的非常规性,决策的紧迫性。设定时间限制,以及决策影响的高风险。因此,数字治理系统和应急联动系统的研究是特大城市应急决策的核心问题。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主任,数字与移动治理实验室主任郑磊教授就“数字治理的适度与温度”进行了深入讨论。郑教授以《新皇冠流行时期》中《杭州卫生条例》的实施和传播为例,指出在数字化,自愿和强制,知情和隐蔽,服务和控制,透明和封闭的数字化过程中个人和公众的存在。,公平与歧视,弱点与优势,和平时期与紧急状态,保护与利用,经验与效率之间的平衡问题。

  数字治理需要反思其三个主要问题:边界,规模和人的感觉,思考能力(可以),温度(好或坏)和权利(可以或不可以),以人为中心,建立制度规则和 协调技术,管理,道德和心理以及数量规则,法治,德治和人治,实现技术授权与治理创新的一体化发展。

  中共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系何哲教授围绕“特大城市治理数字化转型的趋势与趋势”发表了精彩演讲。何教授指出,人类社会的数字化转型是不可逆转的历史趋势,它使大城市的治理更加精确,协调和有效。但是,数字化转型也存在三个悖论:首先,它不一定意味着居民幸福感的提高,但它加剧了数据焦虑,隐私安全和信息犯罪。

  其次,它没有提高政府的能力,反而增加了对一线人员的信息收集压力和对领导职位的信息处理压力。此外,没有提高部门的协调效率,而是提高了中层官僚机构,使紧急事件和正常事件变得模糊。何教授认为,有必要基于整体感知能力而非业务流程来全面提高数字水平,降低数据阈值,保护公民的隐私,做出分级反应,避免大城市拥堵。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杨宏山教授以“数字治理的机制设计:基于北京市‘接诉即办’的案例分析”为题,通过介绍大数据时代的政府学习模式、北京市接诉即办公室和优化市政服务管理的机制设计的有效性和问题突出了数字治理机制设计的重要性。

  杨教授认为,有必要通过组织学习形成认知模型,并在认知模型下促进治理机制的创新。杨教授针对北京“买卖”改革的问题,进一步提出了政策建议,如加强大城市治理的完整性和层次性,建立两级城市热线竞争机制,促进地方立法和社区治理等。 改革。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孟天光副教授作了题为“公民与政府的联系:数字技术驱动的特大城市治理”的精彩演讲。基于信息与治理之间的关系,他首先解释了通过两种机制激活超大型城市治理的必要性:技术授权和技术授权。

  同时指出,我国数字治理路径的特征是人民城市。 为了使数字系统和社会系统同时发展,有必要建立一个由资源和主体组成的数字生态。因此,进一步提出了一种智能社会治理(ISG)模型,并将其应用于城市感知领域。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在数字技术驱动下的大城市治理需要坚持人民城市和智慧城市的两条道路。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院长黄煌就“平台驱动的数字政府”主题发表了精彩演讲。黄煌副教授指出,中国政府数字化转型的问题反映出内在的“能力”缺陷。黄煌副教授从方法和收益的角度探讨了浙江省政府的数字化转型实践,并在此案例的基础上指出了平台和平台驱动的数字政府的概念。

  平台的本质是分工,而平台化是数字领域的“工业化”。平台驱动的数字政府使用数字政府基础设施作为技术基础,以响应目标问题,容量问题和资源问题。平台驱动的数字政府目标是分层的。 数字能力的标准化,共享和重用是关键要素,数字能力和数字资源的统一是其核心问题。最后,黄煌副教授阐述了他对数字政府的传统观点和“技术”的看法和理解。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刘鹏教授就“构建智能市场监管模式”发表了精彩演讲。刘鹏教授指出,智能监管不等于传统监管+信息化,它是一种新型的政府监管理念和模型,强调完善,响应和激励,着眼于政府监管与市场创新,信息技术的兼容性。 治理与治理合作的结合。与传统的“命令控制”监视相比,智能监视在监视概念,主题,手段和效果上具有明显的差异和特点。

  刘教授根据智能监管的两个维度,区分了四种类型的智能监管理论。 理论类型:智能监管,技术治理监管,理性治理监管,传统监管,结合北京市场监管风险洞察平台和湖南长沙,对肉类智能监管平台和阳光餐饮社交平台三例进行了分析和讨论。江苏常州的管理平台。最后,刘教授指出,优化现有智能市场监管系统的目标应该是建立制度整合,工作连通性,数据通信和执行者连通性,即“四向”智能市场监管工作系统。

  中山大学数字治理研究中心主任,中山大学政府事务学院郑跃平副教授就“构建综合数字政府服务系统:方向与道路”主题做了精彩演讲。 他介绍了信息技术的发展与创新。他认为,技术创新进一步促进了政府服务的数字化探索。 同时,仍然存在诸如服务系统薄弱,效果差,信道承载能力有限以及信道隔离和碎片化等问题。在此基础上,从治理现代化,服务型政府,整体政府,公共价值和社会价值四个方面探讨了数字政府综合服务系统的价值。

  最后,对构建融合的数字政府服务系统提出了五点建议:一是要有清晰的顶层设计和规划。 二是理顺制度机制,提供制度保障。 三是规范技术应用,平台建设,数据共享和服务流程; 第四,探索数字政府服务系统建设中的“政企合作”新模式。 第五,抓好隐私保护和数据安全。它为构建融合的数字政府服务系统提供了指导和途径。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行政管理系副主任张南迪阳副教授作了题为“加快“一个网通办公室”的建设:封锁,痛苦和困难”的演讲。她以经验丰富的方法探讨了政府改革的深层障碍。首先,她以“批准项目”为研究单位,根据政府服务供给的效率,电子政务服务供给的程度,改革的强度三个方面提出了三个研究问题。

  研究中项目的特征主要集中在六个要素上:代理人的类型,要求的数量,项目的类型,权力的来源,批准过程以及批准部门本身的特征。实证研究的结果表明,持续推进“减少材料”改革和部门数据共享有利于提高政府服务的效率。 优化流程改革的过程应从打破一系列审批流程开始。一个Netcom办公室应该朝着“一个网络,所有事务,所有过程,跨层和区域”发展。

  浙江大学公共管理学院MPA教育中心主任高翔副教授在题为“城市大脑赋予城市治理的进步与局限性”的演讲中说道。首先,她介绍了城市大脑的基本概念,这是一个开放的智能运营平台,为城市治理提供技术支持。其次,高翔副教授以浙江省杭州市的交通拥堵控制为例,详细介绍了城市人才赋权城市治理的工作方法和具体过程,并强调了信息在其中的关键地位。

  同时,她指出,数字治理实践(例如城市大脑)的主要局限性包括缺乏社会科学,治理概念和组织结构局限性。最后,她提出了一个三级分析框架,该框架可通过数字技术增强政府治理的能力,即宏观层面上由数据驱动的政府职能转变,中观层面上由数据驱动的组织结构变化以及数字领域的治理工具创新 微观年龄。当前,我们在微观层面上更加关注治理工具的创新。 未来,我们需要更多地关注中观和宏观层面,以加快政府的数字化转型。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教授李鼎进行了题为“数字化转型能否改变城市治理?”“精彩演讲。首先,丁副教授介绍了中国城市治理的顶层设计,并分析了顶层设计引起的城市治理困境。

  此外,丁副教授介绍了城市治理数字化转型的促进模式,包括地方政府推动的“数字城市管理”,“通用网格和全要素网格治理”和“数字政府”的建设。最后,总结了数字化转型对城市治理体系的影响。 丁副教授认为,数字化转型确实带来了一些变化,例如上下级之间的信息对称,技术力量以及处理特定事件的效率的提高。但是,数字化转型很难在短期内促进城市治理的顶层设计。

  至此,嘉宾主题演讲结束,论坛进入了最终的交互式讨论环节。与会者要么就与特大城市治理的数字化转型有关的问题发表了看法,要么在主题演讲中回答了这些问题。随后,在线论坛的主持人李文钊教授总结了资本治理论坛,并提出了六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首先,数字化转型的历史是什么?其次,大城市的数字驱动治理转型,无论是平台驱动还是网格驱动,机制驱动,我们如何区分数字治理的系统层次和要素层次?第三,大城市治理数字化转型的情景是什么?智能监管,城市大脑和应急管理等特定情景如何反映数字治理?

  第四,数字化转型中可能存在什么样的问题,人们是更自由还是更受约束,我们是象征还是更好?我们是城市的主人,还是城市的主宰者或牢房?第五,城市数字治理如何具有公共管理的特征并与传统的公共管理联系起来,如何发展新的理论并促进跨学科思维?第六,数字治理的现代转型是未来的唯一途径还是我们可以选择?

  最后,李文钊副校长希望通过论坛来增强学者的知识使命和知识本身的认识,实现学者之间的共享,以及学者与实践者之间的共享和讨论,最终促进进步。 的学科发展和城市治理体系的发展以及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促进了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使我们的生活更加美好!

  稿件整理:翟文康,刘晓田,黄腾,李一轩,满才霞,卢满清,李新瑞,王瑜,叶旭文

上一篇:自上市以来,小米已回购41次:回购能否改变股价的跌幅?
下一篇:亚洲邦达:经济数据表现良好,欧元突破1。1300 |欧元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来抢沙发吧~